野郎

我的妈

窗外的夜店风音乐在暖空气和大麻烟的浸没中听起来像迷幻的催眠曲

一个燃不起来的人参加趴体

感觉就像一个阳痿的男人去妓院😐

我跟你讲这一刻我还真想起来了

悖悖论:

没用的东西多了去了,知道地球是圆的有什么用?看动物世界里狮子交配有什么用?数学没用只是数学很难的借口

(这个都懒得打水印了,反正也用不上)

发现了和家离得近的朋友玩是多么easy的一件事 一种快上大学了忽然有了幼驯染的感觉

还是没忍住赶了个时髦...烤的时间稍短了一些,不过很好吃

诶是逃避虽耻但有用?!

若者のすべて:

大半个月找不到手感只能画这种弱智情侣小游戏,自杀了